戈壁水乡风光
凤头䴙䴘孵化记
临泽风光专业号 | 2020-1-10

凤头䴙䴘孵化记

仲夏时节的一天下午,单位司机张师傅说楼下五湖中有水鸟,可能在孵化。出于职业使然,我们立即拿出监测用的观鸟镜,架在大楼北侧楼梯间窗口(我们办公室在六层,电梯在大楼中间位置,两端各有一处步行楼梯)。我们在窗口居高临下,可以俯视前方,五湖周边情景尽收眼底。办公大楼共十层,我们所在六楼高约25米左右。观鸟镜架好后先是用肉眼寻找并锁定目标,看到湖中略靠东北部水面上一堆柴草,隐约有东西在上面。根据目测,办公大楼距目标位置约300米左右。锁定目标后调整观鸟镜焦距,直到清晰看到目标。镜头中一只凤头䴙䴘卧在柴草堆起的窠臼中,时而左顾右盼,时而静静安卧,而另一只凤头䴙䴘则游荡于周边水域。据张师傅观察,柴草堆已存在3周左右的时间,说明这对䴙䴘在此产卵并孵化也有20天左右的时间。

鸟类监测是我的工作职责,凤头䴙䴘属于常见鸟类,但在巢中孵化的还是第一次见到。当天下午晚饭后,我带上监测用的配有长焦镜头的尼康相机,开车至五湖北边车道,选择最近的位置正对鸟巢后停车,在车窗上架起照相机。此地距离鸟巢大约100米左右,拍摄用的镜头是600定焦,拍了几张感觉距离还是嫌远,于是我便下车想到湖边更近的位置拍摄。为了不惊吓鸟巢中正在孵化的䴙䴘,下车后关车门时不料将右手大拇指夹到车门,瞬间,钻心的痛感聚集于右手大拇指,随后大拇指指甲盖慢慢变黑,疼痛感越发加重,拍摄的心情随之消散,就这样结束了第一次的拍摄。

由于湖中经常会大面积长出水草,影响美观,五湖管理办公室会组织人员乘船进行清除。而目前湖中水草已经很多了,担心清理水草时会破坏凤头䴙䴘鸟巢,当我正准备下楼问询时,刚好遇到了五湖管理办公室的朱主任,说是这几天就要清理水草,我把凤头䴙䴘孵化之事向其告知并要求延缓水草清理工作,他说环境建设有要求,最多只能延长三四天。

通过上网查阅,䴙䴘孵化期20多天,和张师傅观察到柴草堆起的鸟巢时间大体相一致,估计幼鸟出壳就在近期。果不其然,当我们第二天再次观察时发现了两只孵化出的小凤头䴙䴘,为此我深深地松了一口气,为它们躲过一难而庆幸。资料显示一对䴙䴘一般每年产蛋4-5枚,据此推算最多再有三四天小凤头䴙䴘就会全部孵出,到时候清理水草也不会危及它们。伴随着2只幼小生命的诞生,因意外伤痛而烦闷的心情渐渐好转。

幸好这几天工作都在办公室,可以随时观察凤头䴙䴘的孵化动态。通过观察发现,凤头䴙䴘雌雄轮班坐巢孵化,雌鸟坐巢孵化时,雄鸟在水中或捉鱼捕食,或用尖尖的喙叼来水草簇拥于鸟巢周围,时不时还会和雌鸟相互交流。雄鸟坐巢孵化时,雌鸟则在周边水域觅食,捕食间隙也会叼来长长的水草簇拥到卵巢周围。轮值坐巢时它们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每一枚卵,每过一段时间还会站起来用它的喙将卵逐个翻一遍,以保证孵化卵的温度均匀。凤头䴙䴘雌雄长相相似,体型大小也基本一致,只是雄鸟的凤冠(脖颈以上至头顶的羽毛)略大于雌鸟。䴙䴘属于早成性鸟类,刚孵化出蛋壳就可站起,羽毛干后即能下水,是天生的潜水高手。

第三天下午,当我再次架起观鸟镜观测时,竟然发现了3只小生命。此时正值雄鸟坐班孵化,雌鸟水中捕食。只见3只小凤头䴙䴘跟随在雌鸟的身后,幼鸟脖颈至头部呈黑白相间的纵向条纹,身体部分毛色较淡,为灰白相间的纵向条纹,显得极为可爱。它们在雌鸟的身边游水戏耍,像极了刚刚蹒跚学步的幼儿,游了不多会就赖着往母亲身上蹭,小小的身体很灵活,很快3只小家伙都爬上了雌鸟的背部并钻入翅膀下,只露出3只小脑袋。雌鸟身上驮着3只小家伙,在水中不停地游来游去,过一段时间还会立起身体扇动双翅,将背上的小家伙们掀入水中,像是在训练它们游泳的本领。游玩了一阵,雌鸟驮着3只幼鸟游向鸟巢,再次抛下幼鸟,像是下达了命令,3只幼鸟同时爬向鸟巢,身体爬行动作笨拙而又滑稽,很快就爬到了巢中,继而爬上了坐班孵化的雄鸟翅膀之下,只露出了花斑脑袋。

晚饭后,我又驱车来到湖边,在车窗架起相机进行观察并拍摄。此时坐班孵化的依旧是雄鸟,雌鸟不见踪影。过了好久才见雌鸟从远处游来,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。当游到鸟巢边时,只见雄鸟翅膀之上伸出了一只小脑袋,嘴巴张的大大的,像是急不可耐。这时才看清雌鸟嘴里横向叼着一条小鱼迅速游向鸟巢,脖子前倾,将叼着的小鱼喂向嗷嗷待哺的小嘴巴,幼鸟张大嘴巴的样子甚是可爱。我迅速摁下了快门,记录下了这段精彩瞬间。

感觉另一只幼鸟即将浮出,第四天早上上班时就带了相机,上午临下班前赶到湖边拍了几张,正值雌鸟轮值坐巢。只见雌鸟站立在鸟巢上,脖子前伸,嘴巴下方鸟巢之外有一棕色圆形物,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枚鸟蛋,可能是换班时不小心将一枚鸟蛋带出了鸟巢。雌鸟用尖尖的嘴巴小心翼翼地将鸟蛋慢慢拨向鸟巢。雄鸟一直在跟前看着这一幕,直到雌鸟将那枚鸟蛋安全地拨到巢中。这时,雌鸟背上的一只幼鸟滑落巢中,另外两只还在雌鸟翅膀之下,只是头部时隐时现,一条幼鸟的蹼从雌鸟的右侧翅膀下露了出来。不一会,雌鸟可能是需要活动放松,带着身上的幼鸟游到水里。当我将镜头对准空巢时,竟然清楚地看到空巢中有2枚棕色鸟蛋。看来这对“伉俪”共产了5枚鸟蛋,孵出来3只幼鸟,还有两枚鸟蛋尚未孵出。按理说那两枚蛋也应该破壳了,难怪此前雌鸟焦躁不安,感觉很不耐烦。

下午参加完社区组织的“七一”活动回到单位,由于心系巢中的生命,又忙里偷闲架起观鸟镜观察第四只幼鸟是否出世。此时又是雄鸟轮值坐巢,雌鸟在水里忙着捕鱼。只见雌鸟一个猛子扎入水下,不一会浮出水面,嘴里叼着一条小鱼游向鸟巢,早有小脑袋伸出雄鸟的翅膀,张大嘴巴嗷嗷待哺。可能是幼鸟开饭时间,雌鸟来回奔波,沉水捕鱼喂食,一套动作反复进行,轮流喂食3只幼鸟。

第五天早上上班不久,我正在电脑上办公,张师傅进来说看到湖面上有人在清理水草。我赶紧开车赶到湖边,只见五湖管理办公室的老王正指挥几个清洁工乘船打捞水草,我向他说明了情况,希望他们的工作不要惊扰水中孵化的凤头䴙䴘,更不要破坏了鸟巢。他们当即表示,先清理周边,尽量不打扰巢中的“月婆”。之后我继续到之前的拍摄地点再次观察,期待能发现新生命的诞生。此时天气晴朗,一扫往日的阴云。静静的湖面忽然传来惊恐的叫声,原来是一只燕鸥朝着鸟巢俯冲而来。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,孵化中的凤头䴙䴘刚刚避免了来自人类的破巢之灾,又突逢来自同类的攻击。平时略显文静的普通燕鸥此时变得非常凶猛,盘旋于鸟巢上空,不时向鸟巢中的䴙䴘发起冲击。而此时正由雄鸟坐巢,雌鸟则带着3只幼鸟在水中戏水。面对突然而来的攻击,巢中的雄性䴙䴘不甘示弱,头部凤毛倒立,仰头面向燕鸥怒目而视,张大嘴巴发出愤怒的吼声,似乎在向燕鸥发出警告,随时准备反击。狭路相逢勇者胜,看到愤怒的凤头䴙䴘,燕鸥也不敢强行攻击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才渐渐飞向远方。

下午参加完党工委主题党日活动后再次观察,发现只有雄鸟独自在烈日下坐巢孵化,雌鸟和幼鸟却不见踪影。雄鸟左顾右盼,坐卧不安,一会站起身来将巢中的蛋翻转,翻转之后又继续卧下。过了一会,雄鸟居然起身下水弃巢而去,还以为它暂时活动放松一下,之后就会回到巢中,不料它却一直朝西南方向游去。我随之调整镜头跟踪锁定目标,不一会只见雄鸟的前方出现了雌鸟,背上驮着几只幼鸟。与雄鸟会合后,雌鸟站起身来扇动翅膀将身上的幼鸟掀下身体,跌入水中的幼鸟立即游向雄鸟,镜头中居然有四只幼鸟围在雄鸟身边,感觉甚是亲切,显然第四只幼鸟已经出世。至此,鸟巢之中还有1枚鸟蛋尚未孵化,不知是超过了孵化时间还是什么原因,这对䴙䴘放弃了继续孵化,再也没有回到鸟巢,结束了它们长达20多天枯燥而又漫长的生产孵化期,不再继续守护那充满艰辛与希望之所,从此开启了它们培育下一代的新生活。

从开始营造鸟巢到辛勤孵化,这对䴙䴘经历了太多的艰辛与困难,它们风餐露宿,日夜守护,不仅仅是为了孕育下一代,更多的是体现了一种夫妻团结和睦、风雨同舟、同甘共苦、共筑爱巢的执着和责任。它们夜以继日、轮流值守,既要忍受夏天烈日的暴晒和风吹雨淋,还要防备来自同类的攻击。所幸的是,五湖周边往来穿梭的游人都能关爱和善待生命,与它们和谐相处,尤其值得称颂的是清理水草的工人们,在清理过程中始终小心翼翼,尽量避免惊动和打扰它们,以实际行动维护和践行了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文明。

让我们携起手来,共同关爱和保护鸟类,共同维护良好生态环境,共同守护人类美好家园!


001_0537_副本

001_0540_副本

 

001_0475_副本

001_0588_副本

001_0557_副本

001_0588_副本

(文图:肖文远)

 

 
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